关闭

储蓄所主任携巨款逃匿17年终落网 自称恍若隔世

□ 本报记者    徐鹏

□ 本报通讯员  李明 李婧一

案发地点: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

案发缘由:储蓄所主任贪污巨款后潜逃

当刘华东划掉在交代材料中下意识写的日期开头“19”时,恍若隔世——携款逃匿17年之久的刘华东在山东省威海荣成市一个偏居一隅的小渔村被抓捕归案,“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被捕时,他和身旁的妻子异口同声地说。

1999年7月11日,时任中国建设银行莒南县支行十泉路储蓄所主任的刘华东不辞而别,和他一同消失的除了他的妻子,还有县劳动社会保障局机关事业单位社会保险事业处存在该行的95万余元巨款。自接到举报的那一刻起,莒南县检察院就多次组织人员进行追逃,虽然因技术手段的局限等原因均无功而返,但从未放弃对刘华东的追逃。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采访了服刑人员刘华东,听他讲述了自己和妻子的17年逃亡路。

亲情所困

“凤凰男”跌落枝头

1994年7月毕业后,刘华东被分配到建设银行莒南县支行工作。从县支行房地产信贷部会计兼出纳“跳”到十泉路储蓄所主任,他用了不到5年。

“救救恁二哥!”1998年11月,父亲声泪俱下地求救,让刘华东的心软了下来。就在他事业春风得意之时,刘华东二哥刘华臣承包的莒南县油石厂因经营不善被迫停工,刘华臣因欠账和别人发生纠纷,受到威胁后向刘华东求助。面对走投无路的二哥和苦苦恳求的父亲,想起自己高中三年吃住在二哥家的恩情,刘华东答应帮忙。

1998年11月30日中午,刘华东接到县机保处的电话让过去收保险金,他独自一人去收了40588.30元。由于当时是人工记账,刘华东又是兼会计出纳于一身,就耍起了小聪明,把零头588.30元记入账本,把4万元截留给刘华臣还账。在第一笔公款被成功截留后的短短18天时间里,他如法炮制,又截留公款9笔,加上第一笔累计截留达40万元,“二哥厂子的经营情况会好转的,窟窿早晚会补上。”刘华东想。

夜不能寐

储蓄所主任铤而走险

然而,二哥的厂子并没有像他拿钱时信誓旦旦说的那样起死回生,亏损的窟窿越来越大。刘华东截留的每一笔公款,也都像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我拢了拢截留数额已达到恐怖的40万元,而且(二哥的工厂)还是毫不见起色,于是就绝望了。我把这种情况反映给二哥和我父亲,没有得到回应,哀莫大于心死。”他虽然侥幸逃过工作交接,成为十泉路储蓄所主任,却逃不过自己亲手布下的劫。县机保处开始催要钱款,临沂市审计局即将对银行进行专项审计……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刘华东决定铤而走险,决定将县机保处账户上剩余的55万余元保险金全部侵吞,一走了之。

为了顺利将钱弄到手,刘华东颇费了一番脑筋。1999年6月30日,他以“杜云”的名字在中国银行开了一个活期存折。7月1日,填写了一张建设银行内部往来划收款报单,通过建设银行营业部把县机保处账户上的余额55万余元划转到“杜云”在中国银行的存款户上。

“当时没有实行实名制开户,其实‘杜云’是不存在的,之所以以‘杜云’名开户,我在以前记账时有时写连笔,就会把‘劳动社会保障局’中‘社会’二字写的像‘杜云’二字,所以我就以‘杜云’二字开了这个户。”刘华东归案后这样供述。

为做到天衣无缝,刘华东把“杜云”进账单的第一联在付款人“杜云”和收款人“杜云”前后面添加了“劳动”和“保障局”内容,把中间的“杜云”略作改动变成“社会”,这样整个“杜云”账户名就变成了“劳动社会保障局”。另外又把收款人开户银行“中行”略作改动变成“建行”,然后把伪造好的这张中国建设银行进账单交给房地产信贷部入账。

在逃跑前的十天里,刘华东把55万余元保险筹备金转到“杜云”的账户后,分5次全部提出来,化名“程守全”分别存到日照市工行和临沂市建行。1999年7月11日,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刘华东与妻子匆匆告别双方父母后,带着这55万余元存折踏上了逃亡之路。

标签: 北京新疆纠纷
IPRNEWS

作者 IPRNEWS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