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劳动节缺了点什么?学者:劳动价值论常被忽视

劳动节将至,人们为假期欢欣的时候,总有人会觉得少了点儿什么?吃饭、会友、休闲……节日的意义不仅在现实的娱乐之中,这个以“劳动”为名的节日,我们究竟缺了点儿什么?

  曾几何时,劳动者曾经是文艺作品中的宠儿,《渔光曲》、《桥》、《护士日记》、《老兵新传》、《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创业》、《青松岭》、《鸿雁》、《今天我休息》……工人、农民、渔民、护士、医生、教师都曾经成为文艺作品中的主角。然而在今天,劳动者的作品似乎越来越少了。著名学者、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李兴国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下,上层建筑仍旧处在探索的阶段,价值混乱的现象难免出现,资本价值论、血统价值论横行,而劳动价值论却常常被人们所忽视。”

  文艺背后是价值

  文艺是时代风貌的体现,而我们究竟处在什么样的时代呢?李兴国说:“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社会形态之下,流行的价值论也不一样,西方市场经济时代是资本价值论,传统的封建社会,流行的是血统价值论,而社会主义社会,基础是劳动价值论。”

  然而,社会大转型的时代,价值观本身也处在转型和重建的过程中,李兴国说:“我们的市场经济,在全球化时代,要向世界经济并轨,就不得不承认,资本也在参与价值的分配。甚至有时候,资本的示范更加明显,索罗斯一次操作,就可以赚1亿英镑,但普通劳动者怎样才能赚到这么多!”

  资本的示范带来的观念的扭曲,李兴国说:“转型时代,价值处在混乱之中。我看微信,有很多讨论贫富的文章,一个流行的观点是,富者之所以富,是因为他们勤劳、聪明、正直等,贫者之所以贫,因为他们懒惰、愚笨、不思上进等。这种观点还可以往前延伸,许多人崇拜欧洲的贵族,认为贵族英勇、无私、打仗在前,享乐在后,平民懒惰、懦弱、自私、贪图小利。真的是这样吗?没人讨论,贵族之所以是贵族,最重要的条件是世袭,是血统的体现,一生下来就是贵族,不是英勇正直才变成贵族的。所以资产阶级革命也提出天赋人权,人生而自由平等,没有贵族,也不应该向他们交税。要废除贵族世袭制度,为什么我们反而要崇拜呢?”

  奋斗的价值错位

  以影视为例,过去数十年中,留下过无数以劳动为主题的经典作品,也塑造了许多基层的劳动者形象。为什么在今天,这样的作品越来越少呢?李兴国觉得,这和普遍的价值错位有关。

  “有个电视剧《奋斗》,大学毕业生们成功的标准是什么呢?动辄就玩几个亿的房地产项目,电影《小时代》里的俊男靓女、奢靡华丽究竟又反映出什么样高贵的品质呢?王健林一句先定一个亿的小目标。这个小目标,全中国99.9%的人永远也达不到。但这些却恰恰成了时代的楷模、人们追随的对象。甚至就连特工,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再像《红岩》中的江姐那样,而是像《伪装者》中的一派贵族气派,跳着舞,喝着红酒干地下工作。”

  影视如此,文学也如此,从总裁爱上我到总经理爱上我,年轻人喜欢看的是灰姑娘遇见王子嫁入豪门,乞丐娶到公主一步登天,李兴国说:“年轻人喜欢看一夜暴富的故事,而不是像居里夫人那样一点点努力、不放弃理想,最终成功的故事。”

  劳动者真没人看吗?

当利益导向主宰文艺作品,文艺作品中的劳动者,渐渐地不再受到重视。李兴国说:“有一个网站开研讨会,讲的全是怎么用富豪私生活、豪车、豪门吸引眼球,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现实让人轻视劳动,很多人的思想已经倒退到几百年前,不承认劳动价值论。更可悲的是,本来大家都是普通劳动者,反而不懂得、不认可导师的劳动价值论。”

  其实,在李兴国看来,反映劳动者的文艺作品并非没人看,他说:“市场经济下,文艺作品受到利益驱动难以避免,但劳动者的作品真的就没市场吗?也未必如此。其实这些年也有过很多反映劳动者的作品,只是不少作品过于浅薄、不下工夫,结果表演起来农民不像农民、工人不像工人,教师不像教师,当然没人喜欢了。真正的好作品,还是能引起共鸣的,比如《士兵突击》、《平凡的世界》等,不仅当初引起过巨大的反响,后来也屡屡重播。所以,我觉得,精神文化产品的市场,不应该完全放任自流。劳动的价值应该被重视,科学种田的农民、勤劳敬业的工人、踏实研究的知识分子,不是另类,好人也可以适应社会,老实人也不应该被历史的车轮碾碎。”

  北京晨报记者 周怀宗

 

标签: 北京娱乐
IPRNEWS

作者 IPRNEWS

添加评论